印度首都新德里是世界上霾害最嚴重的都市,卡瑪.麥鐸(Kamal Meattle)想到了一個獨特的策略來淨化空氣:在一座辦公大樓頂樓的溫室內種植了四百株常見的綠色植物,例如虎尾蘭等,目的是用來消除從外面跑進來的的煤煙和其他化學物質。 在印度,人們並不像中國人那樣戴著口罩上街,而麥鐸則視為異類。他說他甚至被人們冠上「尼赫魯廣場的瘋狂帽客」的稱號,尼赫魯廣場是一處3C地帶,他的據點就在那一區,他甚至還將鄰近的貧民窟改造成擁有兩千棵樹的綠洲。

他的園藝同時也是對古老傳統的認同。「為何釋迦牟尼會在菩提樹下打坐?」他問道,並補充說菩提樹葉連在晚上都能製造氧氣,讓樹下的人們進入淺層睡眠。

植物真能淨化空氣嗎?

「這個現象正在持續發酵。」曾為美國太空總署研究員的沃伏爾頓(Bill C. Wolverton)說。他一直在日本工作,境內醫院設有數十座「生態花園」。中國和南韓對這項作法也逐漸萌生興趣。

美國太空總署在1980年代發布了幾項關於室內植物淨化空氣的研究,並在類似太空站的密閉空間進行實驗;之後更在密閉的「生技屋」BioHome)來測試植物對空氣清淨以及回收廢料的效果。

之後的研究也認為植物確實有助於淨化室內空氣。2009年,賓州大學的研究團隊在溫室實驗中發現,植物可以減少室內的臭氧含量,影印機和雷射印表機都會釋放出臭氧。

根據奇塔蘭詹國家癌症機構(Chittaranjan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和中央汙染控制委員會(Central Pollution Control Board)於2008年的一份報告,經證明麥鐸的建築物確實改善了健康問題。這份報告對九十四名在麥鐸大樓工作的非吸菸者員工和德里其他地方非吸菸者員工做了比較,結果前者更少出現眼部刺激、頭痛、情緒緊張及呼吸問題。

然而另一份2010年的報告則提出了質疑。報告中顯示,麥鐸大樓的空氣品質和美國的類似。「對於新德里污染如此嚴重的環境來說,這的確是一項成就。」該報告的共同作者之一、德州大學奧斯汀校區工程學教授約書亞.艾普特(Joshua Apte)說。這份報告提到了「洗滌器和過濾設備」,但也表示並沒有「強力證據」來證明這項成功是因為綠化所達成的。

「我們有一座空氣淨化場。」麥鐸如此形容他結合洗滌、過濾和綠化的創新方法。他說,生病的員工愈來愈少,而且也更加有效率,這裡的空氣簡直就和瑞士達沃斯(Davos)一樣乾淨。(轉載自國家地理雜誌)

  植物除了吸納灰塵還可以吸收二氧化硫,抵抗PM2.5吸收空氣中的二氧化碳,吸附灰塵降低甲醛濃度等有毒氣體,同時釋放出氧氣、增加空氣溼度,對改善空氣質量有好處。

  霧霾,主要是由懸浮微粒及細懸浮微粒等匯聚而成,是一種能使大氣混濁,視野模糊的大氣汙染。懸浮微粒中吸附的有害汙染物、硫氧化物、氮氧化物、有機碳氫化合物,被吸入人體內,將對人體健康造成重大威脅。

  面對如此嚴苛的環境,在室內安裝一台空氣清淨機是一個好的選擇,但,這是冰冷的工業方式,而不是動人的自然方式,也沒有那種能沁人心胸的綠色。植物,是最能貼近人類的生物,只要給它光線,養份,水,它就能提供人類新鮮的氧氣與過濾掉有毒的無機物質,這是空氣清淨機所無法能完全提供的。

  如上圖,這是一個很好的室內園藝,可惜的是必須將所有的盆栽安置在有點光線的窗邊,也必須保證有足夠的光線讓植物行使光合作用,如果你沒有這個陽台,或是想在沒有陽光的地方培養一些宜人的植物,那麼!歡迎你進入:

”魚草共生的世界”